首页 > 武汉晨报 > > 正文

脱离母亲的掌控 日子依旧过得不好

来源:武汉晨报时间:2018-11-29 11:09

    插图 赵健

 

 

    讲述人:    姓名:陈嘉佳    性别:女    年龄:33岁

    流产后受够婆婆冷眼

    前几天上班时有点不舒服,请假回到家躺着。开门的时候发现婆婆不在家,就松了一口气。迷糊地睡了一下,婆婆回了,她应该是看到了门口我的鞋子和包包的。不过她没进来和我说话,我也乐得清静。可没几分钟,家里就砰砰乱响,我无奈起身看看,婆婆不知道在厨房折腾什么。看到我她就说:“你既然在家,把厨房整理一下,夏天的被子收拾一下。不要什么都靠我这个老婆子,我这个腰还要不要了……”我说:“我就是不舒服回来躺一下,下午还去上班呢。”婆婆的脸就更冷了。

    之前婆婆一直在老家生活,和老公结婚前,我们就约法三章,要远离老人的。可因为怀孕需要人照顾,婆婆还是来了。结果我的孩子最后没有保住,婆婆人也不愿意走了。

    和老公这个孩子是做的试管,问题在于他。本来想到既然都怀上了,只要认真保胎问题不大。可事与愿违,孩子还是流掉了。生殖科医生说,下一次做机会会更大,但婆婆还是听不进去。老人家就认为,怀不上是自己儿子的问题,既然怀上了没有保住,就是媳妇身体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我还在坐小月子,就经常吃残羹冷炙。幸好现在有外卖,实在没有办法,也有送菜上门,我自己煮个汤还是能应付的。

    我和老公说,既然我都自力更生了,能不能让他妈回去。他露出犯难的表情说:“老家太冷了,就让妈在这里过完冬天再回去……再说你再去移植,妈还不是要照顾你,跑来跑去的多累。”

    于是婆婆成了长住,我的家越来越不像是自己的家了,生病了都没法在家休息。我回房间默默拿出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包,塞了两套内衣、一套简单的护肤品出门了。用手机订了公司附近一个快捷酒店,和老公瑞恒说我出差几天,他马上就回了一个:“好,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躺在酒店里,头又开始疼,感觉体温慢慢升高,连流出来的眼泪都热多了。

    强势妈妈对生活各种指点

    在现代城市里,我算是早婚的女孩,不到25岁就结婚了。大学里,我妈妈就给我安排了各种相亲。她的理由简单:女儿木讷,虽然长得还不错,但估计靠自己也难嫁出去。

    毕竟是生我养我的人,对我的判断不能说不准。我妈妈是老师、教导主任,从工作到生活,都是各种“训导”。我和我爸爸在她的严格管理下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结婚对象是她挑选的。专业人士,有房有车,父母都还年轻,能帮忙带孩子。结婚后,老公挺疼我的,我也很快怀孕生下了女儿。

    公婆帮忙带孩子,我妈妈每天会在晚饭后散步到我家来看孩子。她管头管脚的性格延伸到了我婆家,每次来都说我们没有把孩子照顾好,衣服不是穿多了就是穿少了,牛奶不是太凉就是太热了,尿不湿换得太勤又或者是买的型号不对,洗澡水太少孩子没洗干净。

    公婆和老公其实都算好脾气,可是时间久了,人家也受不了。终于有一次,两个妈妈吵架吵得差点打了起来。那一次老公很明确说,希望我妈妈不要再来,如果想看孩子,我把孩子抱回去给外婆看。

    痛定思痛决定远离

    妈妈和婆家彻底闹翻后,生活平静了一阵子。可很快孩子生病了,而且病得严重需要住院。我妈每天到医院帮我,说婆婆文化程度不高,不懂现代育儿,坚决要我出院后回娘家。我耳根子软,也慢慢觉得是婆婆疏忽孩子才病的,于是出院后,不顾老公反对回娘家了。

    我妈从来没有带过孩子(我是外婆带大的),我回娘家后家里就是鸡飞狗跳的,老公因为生我的气,连基本生活费也不给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原因,我妈妈去老公公司闹了。老公这下气着了,很客气地对我妈说:“刘老师,您女儿在我家里,是我妻子,我肯定负担生活费。可她是您撺掇回去的,那就需要您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我妈妈铩羽而归,和我疯狂说老公的坏话。在她营造的气氛下,我得出结论:不离婚似乎没有出路了。于是我提出离婚,老公爽快同意,孩子呢,我妈说为了我再嫁,坚决不能要。27岁,我就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。

    离婚后,我人缓过来,自己觉得有点草率了。特别是每次去看女儿,所有人都对我冷着脸,孩子丝毫和我不亲近,我就更后悔了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想过复婚,可前夫家估计对我很失望吧,总之,前夫很快就重新走上相亲市场,堵死了我回头的路。

    我这才意识到,如果继续和我妈呆在一起,估计这辈子别想有正常家庭生活了。痛定思痛,我找了一份外地的工作,坚决离开了生活了快三十年的家乡。

    凑合的婚姻想尽量过好

    和现在的丈夫瑞恒相亲时,我已经年过三十并且独自在外地工作了两年。刚开始,各种不习惯不适应,职场倾轧,租房各种苦难。可大多数人都是打不死的小强,我这种妈宝也不例外。离开了妈,什么都要自己来,我觉得自己慢慢无坚不摧。

    有时候还是寂寞,需要有人陪伴,于是我走上相亲路。和老公瑞恒相亲时,介绍人说:“条件真心不错,他要求也高……”见面后发现介绍人所言不虚。瑞恒长相和个头中上,在大城市里早早买房,本身工作进入了平稳期,不那么忙碌。虽然离过婚,但没有孩子,整体条件是好过我。但不知道怎么的,他就是相中了我,很认真地约会我。

    都是熟男熟女,谈婚论嫁是快的。那之前,瑞恒和我长谈了一次。他说他第一次婚姻解体是因为孩子,他的精子有问题,女方又不肯试管。他承认最先开始,是因为觉得我成功生育过一个孩子,在生育方面肯定没有问题,才选择和我约会的。我并不吃惊,都是成年人了,谁没有过去。我也和瑞恒谈自己的第一次婚姻,和他坦言,试管没有问题,我能承受,但唯一就是不要让老人干涉我们的生活。他愉快地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们结婚办得很简单,只在周末的时候,带着瑞恒回家,请自家亲戚一起吃了个饭就算完事。我妈全程铁青着脸,任我爸怎么打圆场都没用。好在给瑞恒打的预防针足够多足够强,他倒是应对自如。吃完饭回酒店,他还搂着我说:“我终于知道你有多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结婚不久,试管就被提上了议程。毕竟瑞恒三十六岁了,对于孩子挺心急的。调理了一阵子身体,医生就安排我取卵了。人是真心难受,取卵完之后不停注射。因为要保持平躺,钟点工请不到合适的,于是婆婆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刚来的时候,老人家挺好的,对我嘘寒问暖,尽量做我爱吃的东西。得知胚胎存活后,大家都特别高兴。可好景不长,孩子最终没有保住,医生也说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我和瑞恒固然失望,但觉得尚有希望。婆婆却像是天塌下来,对我的态度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反正婆婆和瑞恒都表示,就住在这里,等待下次移植。可如果真是这样,我不愿意马上就去做下一次移植。毕竟,我不想第二次婚姻再因为长辈而破裂了。

    记者潘璐

    李青说情

    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

    都说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,但事实是,人最容易犯的就是相同的错误。一个在母亲严格管束下长大的孩子,她最大的弱点就是,不知道如何和长辈正确地相处,不管对方是自己的亲妈还是婆婆,她只会退让妥协,满心委屈却又无可奈何。 顺心的环境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。讲道理,说感情,如果这两样都不奏效,那只有谈条件了。 婆婆要的是孩子,但孩子得由媳妇来生,媳妇要的是不被打扰,但又离不了婆婆的照顾,双方各有诉求,又各有依赖,是完全可以通过谈判达到暂时平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