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汉晨报 > > 正文

“星妈私厨”连续亏本仍坚持开下去

来源:武汉晨报时间:2019-01-07 13:15

    “星妈私厨”里的大厨与母亲在一起制作糕点

    三位母亲给孩子制作的买菜表格

    母亲尾随,让孩子乘公交车送货

 

 

    在后湖百步亭,有一家名为“星妈私厨”的特殊小店。开业三个月,这家40平方米的小店每个月都在亏损,却仍在坚持。它是武汉首家以自闭症孩子为厨师的店。三个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团结在一起,为了孩子的康复,更是为了他们能独立生活,做对社会有用的人,带着三名自闭症孩子做饺子、牛轧糖、甜点等食品。他们自己做,自己送货,学习生存。

    养育孩子流干眼泪

    三位母亲抱团取暖

    “星妈私厨”位于江岸区百步亭小区深处,安居路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下。每天,3对母子在这里制作曲奇、牛轧糖、桃酥等点心,然后通过朋友圈售卖。

    自闭症,也叫孤独症。儿童孤独症属于精神残疾范畴,将近60%左右的患者伴有不同程度的智力低下,有些孩子终生都没有语言能力,严重的生活不能自理,吃饭睡觉上厕所都需要辅助,刷牙洗澡等都不能完成,终生需要被看护。

    每个拥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,都是经历了一场苦难。然而,三位妈妈表示“养育自闭症孩子的过程中,眼泪都流干了。”现在,她们是对命运的接受,而非妥协。

    萱萱的妈妈刘虹说,当初发现萱萱“有点不对”,却总是安慰自己“可能她就是有点糊,晚熟”。然而,她2岁还不会走,4岁还不会说话,上幼儿园很久还无法控制大小便,吃饭也无法自理。她在家里疯狂地奔跑,和人不交流,甚至弄伤自己……带她的奶奶身体被磨垮,五十多岁,就累得头发全白。

    刘虹带她全国各地跑,各大医院确诊,孩子患有自闭症。她在武汉的各种康复中心为孩子治疗、干预,也是在那里遇到了柳柳和智轩,三个孩子的妈妈成了好友,互帮互助。

    孩子们长大了,不能一直待在康复中心。“康复训练很贵,每个月至少大几千吧。”三位妈妈说,“萱萱16岁了,柳柳23岁,智轩14岁,他们长大后,能干什么呢?”这是她们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大人们不在了,孩子们能继续生存下去吗?刘虹说,有很多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受不了长期的劳累与高额的培训费,最后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让自闭症孩子当大厨

    母亲幕后指导千百遍

    “星妈私厨”就是在这样的初衷里诞生的,四十几平方米的小门面,地段也很偏,“很便宜,我们找了很久,我们只有这样的经济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三位妈妈商量,教孩子们制作美食,并且售卖、送货,培养他们独立的生活能力,让他们有一天即使离开了家长的照顾,也能以有尊严的姿态积极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去年9月份,“星妈私厨”美食店开张了。智轩、萱萱和柳柳是大厨,三位妈妈是指导员,每天在店里忙活,努力做出高品质的美食。柳柳妈教孩子们比较简单的美食,比如饺子、点心和牛轧糖。然而就是这些步骤,也要重复千百遍,他们才能记住。

    智轩妈妈指着包装盒说,“叠盒子这件事,也许对普通小孩来说,教几次就会了,但对他们三个来说,教了几千次吧。”

    采访的过程中,萱萱总在玩面团,妈妈提醒她称重,她似乎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报数!萱萱!”妈妈命令,她才开始做重复的动作,把每个面团捏好,放在电子秤上,大声喊,“18克。”一次次的重复。

    每个孩子中午都会自己做饭,做的太咸太淡或者没熟,都得自己吃下去——这是妈妈们的“命令”,“不好吃,就知道下次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自闭症的孩子是“一根筋”,做美食都会实打实地完成任务,饺子馅儿扎实,桃酥一点都不油腻,酥脆可口;手工牛肉酱也是选最健康的食材,没有任何添加剂。

    连续亏损三个月不放弃

    但愿孩子有一天能独立

    每天早上,三个孩子轮流去买菜,要让他们懂得找钱,并不容易,“附近的人都很善良,菜场里的人会帮他们。”妈妈和老师跟他们做了专门用来计算买菜的表格,回来检查,错了就要订正。

    来了订单,为了节约成本,他们都是乘坐地铁或公交去送货,“逼着他们学看百度地图,看公交站牌,实在不会了,就去问路人。”

    即使这样,妈妈们也不放心,会在他们身后尾随。大部分时候,路人都是和善的。但有时也有人投来鄙夷的目光。这时候,尾随的妈妈就会马上去解释,“每次这种时候,心里很难过。但越是这样,越要坚持,坚持让他们学会社会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妈妈们说,让自闭症孩子靠劳动独立生存的店,在武汉还是首家。在全国,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生存”这两个字,是三位妈妈们所有的期待,她们知道自己的孩子不可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给予她们回馈,前程似锦,然而,只要他们有一天能养活自己,能懂得社会的规则,能靠劳动和努力赚钱,能凭借尊严保持生活的力量,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妈妈们不擅长营销,加上小店地段较偏,开业三个月,“星妈私厨”每月都在亏损。但妈妈们没放弃,“要一直做下去,让孩子们学会劳动生存,这比金钱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在店里,墙上的“蜗牛想跑”4个大字特别醒目。刘智说,孩子们学习新东西的过程也许比蜗牛还慢,但他们也有向前奔跑的心。“我们在一起开这家店,不是为了博同情,是让孩子们用劳动换得尊重。”妈妈和孩子们都没有怨天尤人、自暴自弃,用努力回馈社会,用勤奋学会成长,让这家充满爱的小店坚持做下去。

    文/图 记者马梦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