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汉晨报 > > 正文

放不下初恋 让我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

来源:武汉晨报时间:2019-01-10 13:16

    插图 赵健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讲述人:

    姓名:奚惠

    性别:女

    年龄:32岁

    感情不稳不敢要孩子

    要过年了,老公关则打电话说,收了几笔账就可以回来了。其实我不是那么盼着他回来。这两年,感觉他回了,我们也没啥话说。刚结婚的那一两年,他为了生意,基本上很少在家。我不是没有抱怨过,电话里吵,微信上吵。

    可是吵架有什么用呢?他一方面是习惯了在外奔波的生活,另一方面生活所迫,不在外面跑没有生活来源。不是没有想过拿手里的一点积蓄去投资点小生意安定下来。可是不了解市场和行情,那一点钱投进去很快就没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老公不能在身边会持续很长时间,我慢慢接受了。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上下班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闲逛。

    关则说:“生个孩子吧……”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毕竟自己不年轻了。可是我们经济条件非常一般,如果生孩子有个什么意外,我觉得会付不起住院费。和关则说了我的顾虑,他叹气说:“也是,都怪我投资没投好,拼两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生孩子,最大的隐忧不在经济,而在于我们的感情。我对他日渐陌生,仅有的那点感情,在长期的分离中仅存不多了。而一直在身边的那个人,我们都知道要走到一起会有多难,年轻时都没有勇气去克服困难,现在更是难上加难了。

    恨不要家庭的父亲

    和关则结婚之前,我刚结束了一段长达八年时间的初恋。因为我父母一致觉得,肖亮配不上我。

    我和肖亮是青梅竹马,我父母和肖亮妈妈是同学。我们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玩了。我皮肤白,从小就是家里呵护的雪娃娃,所以欺负起比我大两岁的肖亮一向得心应手。他的玩具,他的零食,只要我看中了,就都得奉献给我。我会哭,不给我,我立马掉金豆子,然后他就挨打,被迫屈服。

    我上初中后,就和肖亮玩得少了。那时我爸爸开始做生意,变得有钱,我们搬家到了大房子,我进了重点中学,我们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我高考完的那天下午,我妈妈告诉我,她和我爸离婚一年多了。我爸和公司货车司机的老婆好上了,死活要抛弃我妈这个糟糠之妻。我妈性格也刚烈,很快就答应离婚,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瞒着我到我高考结束。

    其实我并不意外,虽然学习忙,但我早就觉得父母感情不如以前了。既然离婚了,我就和我妈过好了呗。但还是恨我爸,为了一个女人,连家都不要了。我问我妈,找我爸要了我大学学费没有。她沉默半晌说:“其实你爸生意早就垮了……你的学费,我出一部分,他能拿多少钱,我没把握。”晴天霹雳真是一个接一个。

    八年初恋最后分手

    我上的大学是民营性质的,学费比普通学校贵。一年一万多块。我妈工资不高,给我出了生活费,我想自己尽量打工赚学费。

    打工时,遇到了肖亮,他在挨家挨户推销产品。我尴尬,他态度落落大方,请我吃饭,喝饮料。他已经工作两年了,做销售,业绩还不错。我问他生活累不累,他说:“累呀,但我没文凭,没有过硬的一技之长,现在能这样不错了。”我问他知不知道我爸妈离婚,他说早就从他妈那里知道了。

    和一个知道你全部过去的人在一起,会很轻松。那段时间,我打工经常偶遇肖亮,一起吃饭、逛街、电影,我们很快就恋爱了。

    大学期间我们恋爱,真的都瞒着彼此的父母。不知道为什么要瞒着,总之就是一直没说。肖亮总说他配不上我,我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公主。我在心里自嘲:“有自己打工挣学费的公主吗。”其实肖亮总说他工资不少,不需要我去打工。可我知道他那个行业,也就是吃年轻饭的。等老了手里没有积蓄,日子会很惨的。

    生活所迫,我丢弃了以前的骄傲,活得脚踏实地,也学着为别人考虑。大学毕业第二年,我和肖亮在外逛街被我妈撞见了。我们大方承认,想获得祝福。没想到我妈第一时间就跑到肖亮家,把早就知道这事的肖亮妈骂了一顿。我妈的大意就是,虽然家里沦落了,但女儿也绝对不会嫁肖亮。

    确实肖亮在任何一个父母眼里,都不算好女婿的人选。长得黑,不帅,个头勉强及格。没有好工作,没有好家庭(他父亲很早过世妈妈一直没再嫁)。

    可我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公主。除了过得去的外表,一个不值钱的大学毕业证书,并没有比肖亮强多少。

    很多年不怎么碰面的父母难得坐在一起,也难得意见一致,让我和肖亮分手。我对他们的强硬态度嗤之以鼻。自己的婚姻都是乱七八糟,凭什么对女儿的恋爱指手画脚的。

    我和肖亮的感情转入地下,我琢磨着等我年龄再大一点,拖不下去了,父母会松口的。没有想到,肖亮会先放弃。他说本来就觉得配不上我,和我在一起的这些年,是他最快乐的日子,快乐得像是偷来的,有一种不真实感。他觉得靠自己的能力,没法给我好的生活,不如一别两宽,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好恨,恨他太容易放弃。我说:“难怪我爸妈看不上你。现在我也看不上你。这点自信都没有的男人,我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婚后无法抗拒他的关照

    其实和关则相亲前的两年,我都过得浑浑噩噩的。到了28岁,真的再不嫁就嫁不出去了。自从我爸妈离婚,我就觉得自己没有了家,所以还是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。

    关则的条件,搁在以前,我爸妈是不会同意的。他做点小生意,全国各地到处跑,因为家在湖北周边县城,生意好的时候他在武汉买了个小两房,有一点点积蓄。我爸说:“这孩子脑子灵活,以后做生意应该能成。”我说:“我可不信你眼光,你看你,一大把年纪了还在打工,那么多家产一分钱都没有守住。”

    我看上关则是因为他话不多,不喜欢像查户口那样问这问那,长相顺眼甚至有点耐看。既然如此,那就是他吧,反正没有真爱了,找个省心的就行。婚后,关则还是和以前一样,全国乱跑,一个月能回来几天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和肖亮重新联系上,是因为年前有一天,家里水管突然坏了。去找物业,物业说修理工回家过年了。满大街的水管工自然也同样回乡过年。我拿起管子钳准备自己来,结果没准备被喷了一身水。在家坐着瑟瑟发抖,翻遍通讯录,还是给肖亮打了电话。他十五分钟就赶到,半个小时给我修好水管,又花了一个多小时给我收拾一片狼藉的家。

    看着他忙碌的样子,我想:“为什么我爸妈当初就是不相信我们在一起会过好呢。虽然不富裕,但日子简单温馨就行。我也不是一个有大志的女人,配普通的男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肖亮说:“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找我。”我问他结婚没有,他说:“没呢,不想祸害别的女孩,谈了一两个都没搞成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我开始渐渐依赖肖亮。家里的重活,我的各种吐槽,甚至买衣服拿不定把握,全部找他。他真是什么时候叫什么时候在,还是那样把我捧在手心。

    两年过去,我和肖亮依旧是发乎情止乎礼。感情还在,可现实依旧没有改变,他照例没信心,我有了婚姻也不像当初那么一往无前。我恨那种破坏人家家庭的女人,可我自己心却出轨,和我的小家渐行渐远。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,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时刻。

    李青说情

    二者只能选其一

    改革开放之初,率先下海经商成为万元户的,都是社会底层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单位没有工作的无业人士。正是因为他们一无所有,也就不惧怕失去,所以敢拼敢闯,能够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反倒是有正式工作的企业职工,眼看着单位效益一天天下滑,也不敢轻举妄动,一直等到国企改革被迫下岗。

    这就是存量思维束缚住了思想,因为手里那点有限的资源而放弃创造增量的机会。今天讲述者的婚姻就是那个可怜的存量,而扔掉它回归初恋,虽然有幸福的可能,但仍需要面对诸多困难和阻碍,那是未知的冒险的。

    放不下,又不甘心,这样的纠结无效又恼人。生活总得有取舍,要么回去好好经营婚姻,要么推倒从头来过,二者只能选其一。

    热线电话

    潘  璐

    18164001818

    QQ:54079989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