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汉晨报 > > 正文

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离开现在的妻子

来源:武汉晨报时间:2019-05-16 10:39

 讲述人:姓名:叶一鸣

    性别:男    年龄:38岁

    离婚僵持了一年多

    前天,我和妻子龙霏霏再次谈到了离婚。我的条件是:承诺在孩子上大学之前都不再婚,每个月依旧给她3000块的生活费,直到她出嫁为止,房子过户给她,孩子她愿意带着就带,不愿意带我就让老家的爸妈带。

    我们的离婚已经僵持了一年多时间。龙霏霏无论如何都不同意。净身出户都不行,即使我一次次提更优厚的条件。晚上女儿问我是不是妈妈要离开这个家了。我问女儿是不是舍不得妈妈,女儿先点头然后又摇头,我问她为什么,她说她不喜欢妈妈每天去和幼儿园老师吵架,也不喜欢妈妈成天找爸爸吵架。

    当初我们是自由恋爱

    和龙霏霏结婚的时候我30岁,她25岁,在我们所在的农村,都是超大龄青年了。

    我从18岁开始就到武汉打工,什么工作都做过,什么苦都吃过。曾经在25岁的时候订过一次亲,正准备结婚的时候对方突发癫痫,我家认为是被骗了,找媒人把彩礼要回来并退了婚。那以后我就非常排斥这种盲婚哑嫁。可是因为很忙,接触女性有限,所以一直拖到29岁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人选。

    就在我绝望准备回老家相亲结婚的时候,我认识了龙霏霏——在我们单位食堂打饭的女孩。她每次都给我多打一点菜,我问她为什么。她说:“老乡互相照顾。我从你口音里听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熟识了。龙霏霏也是订婚不顺利,自身条件一般,父母想多要彩礼,一直说不到合适婆家。

    总之我们很快就恋爱了,因为都是大龄青年,那一年过年,我们回老家领证办酒了。

    做试管时

    我就想反悔

    结婚半年,龙霏霏没有怀孕。我觉得是食堂工作环境不好,于是要她辞职在家。这是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她很快爱上了麻将,成天在小区门口麻将室呆着,不归家不做饭。我多说几句,她就委屈得哭。长到30岁,我没有一点和女人沟通的经验,嘴巴又笨,完全说不过她。一年以后,我们去医院检查,是龙霏霏的问题,她内分泌紊乱无法怀孕,需要吃激素调理配合运动。结果她只吃药不运动,人从微胖一下就变成了胖子。

    一年以后,我绝望了,说实在不行就去试管。我陪她一次次去医院。有时候我说我要上班不好请假,她说她东南西北都分不清。这样的一个老婆,这样的婚姻生活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吗?我总是在想。可是试管所有检查都已经做完,取卵也取了都到了要移植这一步,反悔是不是晚了点?

    试管花了不少钱,导致我手里剩下的钱只能买下一间60平方米的老破房子。好在移植顺利,一次成功,龙霏霏怀孕了。

    我想,有了孩子,女人有了母性,应该会好一点吧。

    爱上了一个温柔的女人

    没想到关于婚姻的噩梦只有开端没有结束。因为孩子来之不易,我恳请龙霏霏不要去烟雾缭绕的麻将室了。她听了我的劝告改成在家打游戏买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我发现龙霏霏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特别爱吵架。她不是爱和我抬杠,是爱和所有人抬杠。我们恋爱时我就觉得这个姑娘太争强好胜。她解释说自己是家里老二,上面有姐姐下面有弟弟,不争抢连饭都吃不饱。当初听她这么说,我还特同情她。现在发现,该同情的是我自己吧。

    买菜,她会为人家少送了几根葱闹很久。人家补了葱她又能闹到两头蒜。打麻将不是她不爱打了,而是没人愿意和她打,自己算不清白账又总觉得人家给她算少了钱。

    家里没有安宁日,医生说我血压偏高,要我心平气和一点。我长期颈椎疼,就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办了一张洗脚卡,就这样认识了洗脚房的乔欣。

    她眉眼细长皮肤白,看着就让人觉得容易亲近。别人按摩总是絮絮叨叨推荐续卡什么的,她却总是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家庭琐事无人可以说,我开始偶尔和乔欣说。她有两个孩子留在老家,和老公长期分居,两个人关系紧张。

    和齐欣在一起的时候,我觉得才是正常过日子的样子。可以一起去买菜,去超市,去散步,分享工作里的各种琐事。只是我们从不谈到未来。

    名存实亡的婚姻不想要

    背叛的那一刻,我不是没有想过龙霏霏。毕竟她为了生孩子吃了不少苦。可看到她一遍遍数落我,一边扯下宽宽的透明胶粘住自己破掉的新潮透视衣的时候,我就绝望了。

    她正在粘的那件透视装,一件玫红像内衣的背心外面罩着像厚塑料袋一样的罩子,从款式、颜色到质量都惨不忍睹。所以穿了一次,外面的“塑料袋”就有了一个豁口。她还挺爱这件衣服,想到拿透明胶去粘的主意。看到这一刻,我心里对她最后的一点温情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即使和乔欣没有所谓的未来,我也不会让这样的婚姻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去年过年后,我提出了离婚。

    我和龙霏霏说我带着孩子净身出户,可是她拒绝了。我们这样僵持了一年多时间,她照例每天到处吵架,怼天怼地,我不得已再次给女儿转了幼儿园(家附近的幼儿园都上遍了)。

    李青说情

    只有好坏没有对错

    夫妻之间要讲般配,不仅仅指身份地位,更重要的是见识和能力,般配了才能和谐,不般配的,那一定是在某些方面分出了强弱。

    弱者总是令人同情的,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但可怜是真的可怜,强者离弃弱者,虽说有一千条一万条理由,但总是会令旁观者为弱者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面对问题,有各种不同的解决方法,很难分出对错,只能看出好坏。能把各方面都考虑周全,把伤害降到最低,让每个人都有活路,那应该就算是一个好方法吧。